中医文化

影响中医药发展的六大症结

时间:2011/4/26 17:12:07  作者:吴风平  来源:吴风平  查看:2291  评论:0
内容摘要:前言 国家在发展中医上虽然已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管理条例》和《国务院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条文,但在现实中,中医药的发展不仅仅仍然举步艰难,而且其灭亡之势越来越凸显,笔者经过大量考察,走访,研究后,总结了影响中医药发展的六大症结,是消灭中医的关键所在...

前言

国家在发展中医上虽然已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管理条例》和《国务院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条文,但在现实中,中医药的发展不仅仅仍然举步艰难,而且其灭亡之势越来越凸显,笔者经过大量考察,走访,研究后,总结了影响中医药发展的六大症结,是消灭中医的关键所在和真正凶手。

一、政策难落实,上下不统一,中医局无实权

一个政策,法规的颁布在于人为的行动,只有靠人的行动才有很好的落实,才有实际效率,而中医政策难以实施,更难于落实!原因有三:1、中医局无实权,基层机构不健全。中医局从成立之初,名义上是和卫生部同级别,但因为由卫生部代管,这一代管就是几十年。当年首任局长吕炳奎前辈曾数年多次上书,要求中医局独立,因多种原因未能实现,但也有自由独立的发言权!如今的中医局却是一只小老鼠,做事说话看卫生部的脸色!一个文件到了基层就是一张废纸!因为全国80%的地级市没有中医局;99%的县没有中医局!都由卫生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兼职!根本没有领导班子!更没有挂牌子!导致上下不统一,政策无实落,中医人无娘家的实况。而基层成立中医局,也有相当大的难度,首先是和卫生局在权力上互有冲突,其次是经济利益互不相让,因为医疗市场是一块肥肉,谁都不想松手!最后就是成立一个机构部门需要财力、人力、物力,国家财政不拨钱,地方财政不拿款,是难以成立的!何况中医局是个无实际权力的废品公司;2、中医局的人自身有问题。顾名思义,中医局就是中医的保护神,包括人身权利,资格权利,健康等与西医同等的权益,而中医人的权益得不到保护!更可笑的是中医局人和从事中医工作的人有病看西医,自我否认,悲乎,羞耻乎!3、中医政策的制定不符合实际。中医有其自身科学规律,与西医有质的区别,在其政策的制定上应充分考虑其特性,不能动口动手的什么科学,科学也是靠实践得来的,有时候不一定准确,甚至是错误的!实践出真知,制定一个政策要到基层调查了解实情,考察论证,听取群众意见,只有群众满意并接受的政策才是对的,好的!而中医的政策制定显然不是这样。

中医局要想有实权,为中医事业干一番事业,就必须尽快建立基层直属机构部门,以根治几十年的高位截瘫重症,树立中医形象,如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样,独立行施自己的权力,只有这样,才能发展、振兴、继承、弘扬、挽救中医药,否则一切都是空谈!继续寄附于卫生部,上下不统一,有名无实,还不如不要。

二、教育失败,考试不公,用人不当

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所中医院校在江苏南京创办,创始人是新中国中医事业奠基人,国家中医局首任局长,刚直不阿,光明磊落,无私无畏,敢于誎言,坚持原则,忠心耿耿,克已奉公,矢志不移的中医界最为信赖的带头人吕公炳奎老前辈!当时的中医院校(1960年——1970年)是以中医为主,西医仅占不到30%的课程,1962年,教育部、卫生部想增加中医院校的西医课程,改变一些教学模式,为此却引来了著名的五老上书(李重人、秦伯未、任应秋、于道济、陈慎吾),五位老中医联名向中央上书,反映:“中医学院是培养高级中医师的殿堂,不是培养中西医兼备的学院。因此教材应以中医课程为主,西医课程为辅,即中医课程占75%,西医课程占25%。同时在学校要大兴读书风,重要章节要求背诵,以能熟练掌握中医理论,用以指导临床,并为科研打下良好的基础。”由此可见,纯中医课低于70%都有五老上书,那么现在的中医院校的课程是如何设置的,其教学质量又如何呢?

我国历史上的中医药学校教育起始于南北朝,规范于宋朝的太医局,而新中国成立后,高等中医药教育的专门院校在全国各地相继诞生。现有大学、学院和综合大学开设的中医药学专业院系等三种类型。全国有独立设置的中医院校23所,其建校时间大致分为三阶段:1956年以前建校的是上海、北京、广州、成都;1957年——1960年建校的是南京、天津、山东等19所;1964年是广西中医学院;1978年是甘肃中医学院;1989年是山西中医学院,占到独立设置院校总数的82.6%。截止2009年底,各院校在校生规模从6000名到25000名不等,而且都有硕士研究生教育,其中15所院校还有博士研究生教育,部分院校还设有博士后流动站,1978年以前中医教育确实是为了中医事业名副其实的高等教育,而且以大专为主,课程设置,师资力量,毕业考试等与现在完全不同!如今的院校专业设置真是今非昔比!依据各院校2009年招生简章中招生计划统计,成都中医药大学开设27个本科专业,在23所院校中排名第一,平均每所院校设置本科专业18个。如果从专业名称和性质方面对照分析,只有山西中医学院名称名副其实外,其它中医院校更趋向于医科大学或综合性质类大学。具体如下:

全国23所独立设置的中医院校,总计开设本科专业56个,大致分为三大类:一类是在医药卫生专业方面覆盖中医中药所有专业,现代医药学所有专业和运动医学,生物科学技术与工程、卫生与食品等方面;一类是非医药卫生专业方面,涉及有植物保护,市场营销,计算机,应用化学,制药工程等领域;一是人文社会科学专业方面,涉及有心理学、汉语、英语或日语、工商管理、卫生事业管理、信息管理与工程、经济贸易、电子商务、体育、保险、法学等领域。

从专业性质上,中医临床类专业有7年制中医学、中医学、中西医临床医学、针灸推拿学,中医骨伤科学、康复治疗学等6个专业,仅占56个专业总量的10.71%;中药类专业有中药学、中药制剂,中药栽培与鉴定,中药资源与开发,中药药理学,中药分析等6个专业。也仅占所设专业总量的10.71%,如果加上壮医专业和藏医专业,前三者合计仅占所设专业总量的25%。而现代医学类专业,开设有临床医学、口腔医学、助产医学、预防医学、医学检验、医学影像、生物医学技术、生物医学工程、营养学、医学美容、护理学、公共卫生、食品卫生、食品科学、药学等21个之多!占所设专业总量的38%。特别是各院校的专业设置中,有19所院校的中医药专业数量已经明显少于非中医药类专业数量。以上事实说明,中医药类专业的中医院校中开始出现了严重的失重现象!牛马不相配,成了不伦不类的挂羊头卖狗肉的名存实亡的中医院校了。实为大杂烩,杂戏园,有损中医院校名声。

更为重要的是中医药院校所使用的教材书的水平质量与80年代初期以前所使用的教材相比,现用的教材水平很低!而且其很多中医病名已改为西医病名,同时在课程设置安排上明显不足!通过比较,课程差别存在以下特点:

1、西医基础课程为24门次,课时总量为4811学时,占到35%以上;中医基础课程为15门次,课时总量为3099学时,不知是否还称得上中医类专业。从中医院校的全部中医类专业课程设置来看,真正是中医课程的不到50%!其余都是西医和其它课程,如果把6个专业各自的临床专业课加入在内,中医课时总量明显小于西医各自所占课时总量的比例为34.09和40.59%,严重弱化了中医课程体系的现象,不符合其中医学专业名称的称谓,名为中医学,实为中西医结合,而且两个体系都教不好,学不好,不精通,从而成了糊涂状态下的中医无法学精,西医无法学通。

另外,其从事教学的教师不是真正中医!大多是西医或中西医结合且没有从事中医临床工作的“外行”,真正有临床与教学经验的中医教师已不多见!而学生在实践实习中,因所学知识有限,根本无法应用,理解,加上中医院都是以西医为主,一个中医院仅有2——3名真正中医,导致实习是过场,临床无人带,实习一年不看一个病人是常事!从而导致中医7年制本科生不如跟师学3年的水平好成了事实!现举一个实例,2001年,笔者负责市中医院门诊部工作,因人员缺少,决定招聘3名中医师,广告刊出后,有11个人前来应聘,其中本科6人,大专5人,都是中医学院毕业,从事最长临床工作者分别是1——6年,由笔者主持面试和笔试,其结果令笔者失望!也成了中医的笑话!给中医院校丢了脸!所有应聘人不知道风寒与风热感冒的脉象!开不出治疗风寒和风热感冒的方剂!更可笑的是连银翘散,荆防败毒散这样常用方剂都开不出!笔者不仅要问:中医院校到底在教什么?

中医院校培养的学生(含硕士、博士)是废品垃圾,7年制以上的在校生不如跟师学3年的水平高!笔者深有体会!笔者6岁学医,13岁开始临床,18岁上中医学院,上了中医学院才发现所学东西不仅是皮毛,根本没有实用价值!各科学系分开教学,没有整体观,也不连贯,没有实战功夫!只能是取得一张纸——文凭。教育的失败,关键因素在于教育部,卫生部,国家中医局,中医院校。从80年代至今,中医院校没有培养出一名真正中医!笔者的同学200余人,只有笔者一个人在从事纯中医,其余全部改行成了西医或中西医结合,而笔者之功在于庭训。原因何在?

解决与根治教育失败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只要抱着培养中医人才,继承发扬中医,振兴中医的决心,自可轻松解决。笔者建议如下:1、取消中医院校与中医药无相关的专业与课程,以纯中医课程为主,半天授课,半天实习,让中医课程恢复到75%以上!关键内容必须死背硬记!并将其列入考试内容,进门门坎低,出门门坎高!2、恢复中专学制教育,中专毕业后可凭本事考取大专,大专毕业后可凭水平考本科,层层递升,取消本科招生,由中专考大专,大专考本科,本科考硕士,每次考试应以理论加实践相结合,择优录取。而由高考上本科,有名无实!其理有以下几点:一是让一个没有一点基础且年过18岁的人去学习中医,不仅迟了,更关键是所学的是大杂烩,根本不行!二是各人学习兴趣不同,记忆力不同,在学习当中方法也不同,一视同仁的教学方法根本不行。三是选择几个省开课展“童子功”试点,从小学开始,开设中医课程,直接上到本科及至博士,这种方法最好!因为从小接触,容易接受,记忆力好,容易记牢,终生不忘,先死记后消化,分析和应用起来便捷,对中医的研究、运用、理解、情怀深厚,绝对是真正中医。四是家学师承不可少!一句值千金,是中医不传之秘的体显!仅有理论是不行的,而实践中往往会出现一生难解之谜,这就是缺少经验,也是对某一理论中的症与证,因和果没有透彻,需要师父的指点,有其脉必有其症,有其症必有其证,有其证必有其因,有其因必有其果,有其果必有其方药,不传之秘大凡真中医者都有,但全国真正中医人数不到100人!因此,家学师传是学习不传之秘的关键途径!也就是学习书本上没有的真功夫!而且必须承认其学习的方式,承认其学历(可由中医管理部门直接颁发)。并允许报考执业医师或助理医师。其次,对中医院校教师的资质进行审查并考核,凡不是真正中医,而且缺少临床的中医教师一律不得从事教学工作。坚决取消本科直接招收高考生的计划,由大专生考生考升本科生,一半理论学习,一半临床实践,毕业考试也是一半理论,一半实践,只有高标准才能有高质量,名师才能出高徒!采取中专3年,大专4年,本科3年,由中专考大专,大专考本科,共计10年,至少有3年临床实践,凡是由中专连续上读考取本科的学生,本科毕业后如在中医院临床一线连续工作满2年,而且所看病人不少于5000人次以上,而且全是采用中医技术手段,中药处方为主,有指导老师进行长年临床教带的学生,可以不参加执业医师考试,直接颁发执业医师证书。

关于执业医师考试,卫生部,国家中医局,国家医学考试中心等部门在制定和落实考试政策与规定上,错误很多,必须加以纠正,其错有五:1、学历考试中西医不公,2007年执业医师考试西医录取分数线为359分,中医为360分;2008年西医360分,中医363分;2009年西医345分,中医366分。由此可见对中医有何公平可言?而且大凡中医考试都比西分数线高(包括职称考试),而考中医至少要考40%以上的西医科目,而西医却不考中医科目。这是为什么?这不是着用政治手段来消灭中医吗?还谈何扶持发展中医?2、职校、中专文凭、自学、师带、家承的中医报考执业医师无门。一些80年代,90年代职校毕业生的学历不能报考执业医师,而自学、师带、家承的中医更是报考无门,虽执业医师法规定可以报名参加考试,但其要到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和医院去进行资格认证,难于上青天!因为卫生局根本不受理!让专业人才无法报效国家。3、民间老中医和家传一技之长的中医人更是报考无门,取证无门,行医无路!可这些人都有绝活,真功夫,在某一方面的水平远超过大医院的专家!卫生部,中医局在2007年试点至今没有音讯,为什么?

三、中医研究与现代化是消灭中医的科学手段

中医研究是总结和提高中医的重要手段,然而现代的中医研究却是变了样的花脸猫。举一实例如下:2003年6月,河南济源市煤矿总医院院长谭兆伦,临床几十年,对《内经》有深入研究,并写了一本研究心得与创新发现的书稿,请笔者审阅,笔者认为很好,并建议出版,并把其新发现的成果到北京找专家审查评定交流,而时值该院50周年庆,想到京找知名人士题词,于是请笔者带他们一行6人到达北京,由笔者和谭院长带着书稿来到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科学院),通过笔者的熟人找到专门从事《内经》研究的两位老教授(注:为了两位教授和中国中医科学院的面子,这里不提名字),请他们审阅,然而可笑又可悲的事情发生了,这两位专业教授看不懂,不明白,对《内经》一无所知!两位教授很不好意思,说道,我们只从事教学研究,对于理论与实践没有参入(此两位教授在百年后笔者会公开其名字)。

这个活生生的例子不难看出现在的中医研究是什么样子?研究理论的关键性在于其临床中应用其理论指导实践中所起到的对与错,好与坏,作用与疗效,康复与预后的正确性,科学性,原理性,之后才有总结而成的创新!而时下的研究是什么?是打着把中医药现代化,科学化,犯下了严重错误!其错有四点:1、不论是创新也好,现代化也好,科学化也好,其前题必须把原有的理论完全学精吃透,彻底地理解和掌握,才能更好地分析,利于创新,研究,指导临床。而现在的研究仅只对其一些理论,与临床完全脱离,不符合实际。2、打着中医药现代化和科学研究的旗子,却把中医药的本身标准用西医的标准进行研究,并且轻理论,重视药用,一切以西医诊断为是非标准,向西医学一边倒等弊端等错误的方法,问题逐渐显露,如此下去,最终不仅不会有重大突破,而且中医药因与现代医学体系之间本身存在较大差异,缺乏现代科学临床研究数据支撑。同时又难以用现代化医学理论作出科学的表述,直接阻碍了中医药的健康发展!因为中医药与西医本身就不是一个娘生的,有着质的区别!而现在的研究机构和一些所谓的专家大多是纸上谈兵,缺少像钱学森的智慧与远见,缺乏袁隆平的实践苦干的精神,只会错误地借用自以为是的科学在办公室里坐井观天,会让历史及后人笑掉大牙!3、937计划是盲目之举,劳命伤财又让一些人名利双收的骗局!中医院校和研究机构,大医院的中医专家不能中医药来发言!一家之言难免有错,不能服从!首先笔者不认可!笔者接诊的病人大多都在大医院经权威专家看过无效而且病情加重的病人甚多,看了这些专家教授所开的处方,其水平还不及笔者13岁以前,让人笑掉大牙。搞什么基础研究,经方剂量等等,却连最基础,最关键互相关系作用理论都不懂,借助现代西医理论来强拉硬扯,有如移花接木。4、研究走高端踩高跷,过独木桥,下海捉虾,单一项目研究,失去整体观念,搞的是无云下雨。脱离基层,不走现实路,仅靠几个专家就搞成了所谓的研究成果?而且盲目追逐西医的方法,开展以细胞、分子、基因、蛋白质组学等等研究,不重视中医自身规律,对中医的认识错误,偏离了中医的特质和轨迹,缺少多个部门和高中低层的协作攻关,从思路、立项、研究方法到目标成果,大部门都是按照西医药的模式进行,让西医牵着鼻子走,对中医进行异化和肢解,用西医的标准制定所谓的中医药国际化、标准化、难道这就是投入近3亿元的937计划项目?基层中医(含名间中医)的临床经验远比大医院的专家教授要丰富的多!大海的形成靠什么?一个科研项目仅以几个专家来完成,显然是舍大取小,不足以为信,必以失败而告终!

借科学之名,打着现代化大旗,走的是用西医化模式来解剖中医之路,必会走入死胡同,自取灭亡!不信者20年后自有结果。

四、脱离基层,不重视民间中医

室内鲜花不胜寒,罐内养鱼被虾食。基层中医大多是职称低,学历不是很高,且有家承师传者,他们一生大多默默无闻,潜心研究,总结经验,其医技娴熟身怀绝技,他们重视医规,以勤当先,以德为本,疗效为生存之根,故而没有机会申报职称,没有时间发表论文去开会,一辈子无缘参评什么“名中医”和“国医大师”而大城市的大医院的专家教授大多是靠论文和学历换来的,没有什么真才实学!而在政策的制订和落实上地基层也不公平!

中医药的根基在基层,在民间。基层、民间中医是久经风雨的参天大树,不同于大城市大医院里的像室内鲜花一样的专家教授!专家教授还有不会开中药处方的都有呢!国家在中医人才的培养中把希望寄托在大专院校,实乃不明之举,荒唐可笑!要知中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传统文化不是来源于理论,而是智慧的结晶——实践!如果以西医的方法来看待中医,并来行施,那么中医必将彻底地消失,最后只会流下火种,这个火种还是民间中医。一日之寒非十年之功,刻苦学习,明师指教,数载的勤学苦练,大量的临床经验,不是几年大学本科能比的了的功夫。现行中医人才培养和选拔制度,因从出发点就是错误的,正在给中医掘墓,中医后继无人,是国家中医体制造成的,而其体制的制订者,实施者必将是千古罪人,其所选定的“学术传承人”、“名中医”、“国师大师”等大多是中西医结合,而绝非纯中医!何为纯中医?国家中医局领导者不知道!走城市路线,依托中医院校来培养中医人才,有如水中浮萍,空中飞毛。水有源树有根,中医几千年来都是师承传下来的,人才辈出,高手如林,而进入新时期,高科技时代,中医却后继无人,为什么?这是卫生部、中医局、教育部三大部门一手造成的!他们是消灭中医的原凶。不支持,不认可民间中医,不允许民间中医行医、带徒,还要明令禁止,打击取缔,这是在灭掉中医的种子,导致很多绝技失传。

五、西医,假中医是扼杀中医药的黑手

鱼腥草,双黄连,清开灵等中药制剂被西医称为毒药,而正是这些西医和假中医的使用才出了副反应,他们是自充会下蛋的母鸡,一下蛋就丢了命,他们是小聪明,用母鸡下蛋的理论看待公鸡鸣叫,自己只会开汽车,却非要充能去开飞机,结果不言而喻。用西医的理论、思维方法来解知中医,难免会出笑话和悲剧!西医不懂中医理法方药,更没有中医的辩证唯物主义思路,没有整体观,只要是发烧,就打退烧针,服退烧药,这种症状不分,见状用药的治疗方法未免太幼稚!出了问题把责罪推到中药制制上,这种移花接木推缷的责任的做法太缺德!你一个西医尤如一介书生,却要去玩枪舞刀登台唱大戏,结果只能自己当小丑,还害了别人,这种西医和假中医的良心没有,道德腐败,早死早好,以免害人。

西医与假中医不能使用中药,中成药,中药注射制剂,因为让一个外行人去做本来他就不会的事情是绝对不行的。中医不同于西医,西医很简单,而且是什么病都治,又是什么病都治不好,还在给人种病,带来后遗症,故而西医又称为象形医学,无德医学,发财医学。假中医更是跳梁小丑,拿着中医学历,中医执业医师证,干的却是西医工作,而中医院更是消灭中医的道场!全国中医医院没有一家是真正的中医院,大多是中西医结合,更有很多变成了西医院,挂羊头卖狗肉,维利是图。由于西医简单,来钱快,成本小,利润高的吓人!如做一次彩色B超成本约在2——3元;拍一张胸片成本约8元;做一次CT成本约10——20元;0.9%氯化纳250毫升成本1.1元;注射用青霉素纳80万每支0.35元等等,用在病人身上少则翻上几十倍,多则几百倍!如某药每盒4.2元,销售价是19元多!巨额利润使医院富的流油,因此他们乐于西医,就这财政还要拨款!

五千年博大精深的中医文化,曾在人类繁衍昌盛,健康长寿,防治疾病上立下不朽功绩的中医药,今天却因人为之故导致不敌一个只有几百岁的西医?非也!现在的西医已经到山穷水尽,垂死挣扎的末日!未来的医学还是中医当家作主!国家政策只是纸上谈兵,丢了中医这个大西瓜,却去捡快要成垃圾的西医,而且还让西医统一天下,其中医药的教学、管理、标准等等都走西医模式,违犯国家宪法,犯下大罪却无人问津,公平吗?

笔者建议:中医就是中医!绝对不能走中西医结合,西医不懂中医不要硬去充好汉!中西医结合可以探索走中医为主,西医为辅之路!凡是中医院在临床中使用西药,采用西医诊断方式都不是真正中医院!如果违背了这个理就会害了中医。

六、自身不洁爱,上当又受骗,艺不精功不硬

笔者走访了全国大部分中医院,中医诊所,中医研究机构和中医医生,经过调查考察,全国内名符其实,真正纯中医的人员不足20人!这其中包括国医大师在内!30位国医大师也仅仅有5人纯中医,其余都是中西医结合的!假冒中医!何谓纯中医?凡是在治疗过程中使用西药,在所开设的诊所、门诊、医院的柜台上有西药药品销售,都不是真正中医。真正的中医,精于望闻问切,阴阳五行,八纲六淫,五运六气,熟知病因病机,通晓中药性味用法,炮制,采植等,不借助任何所谓的现代诊断器械,而知病人所患病病之部位与轻重,病因病机,生死之期,不用任何西药,采用传统中医技法将病人所患疾病彻底快速治愈,此为真正中医!否则就不是真正中医!而有很多中医却是喊口号,自己说是中医,却还在使用西药,一旦家人有病,照样用西药,自身不干净,打铁还要自身硬,没有真功夫,怎么称为中医呢?而且上当受骗,拿钱买名誉,今天开会,明天颁奖,一些单位打着中医旗号,专业召开会议骗人钱财!收费少则面百,多则几千上万!发的是成本几元钱盖一章的证书,不足10元钱的奖杯,几毛钱的纸袋子等等。如果有钱,还可以坐主席台或前排,还可以花钱与某某领导单独照像,美其名曰为接见,花几百几千元买一个理事,委员,专家编委,副主编,会员等等头衔,以壮门面,穿上一件大方的知名品牌外衣,自以为可提高知名度,增强权威性,其实这些都是特错大错了!其理有三:一是外表的美丽不代表身体的强壮(中医真本领);二是任何单位、机构、部门所颁发的证书国家从不认可,只是一张废纸!要知医务人员只认学历、职称,执业医师证书及卫生部、人事部、科技局认可的证书方有用途,否则一文不值!证书再多,没有执业医师证也照样无法行医!三是绝大多数的单位(包括中医局)是靠长年开会发奖来发财的!其名称冠以“中华”、“中国”、“全国”、“国际”等头衔大号,收取费用不等,打着扶持人才,成果展示,学术交流等等牌子,实际上都将中医药医务工作人员,特别是基层,民间中医因为没有见过大世面,大领导,出于虚荣心,就让这些举办会议的人当成“财源”、“矿产”和“摇钱树”来开发,并作为“唐僧肉”来食用以补养身体。而出席会议的专家、领导也是要收取费用的,一般少则5000元,多则上万元,经常出席会议的领导一年仅靠会议出席费收取金额多达数十万元,故也乐于此道,不亦乐乎。而基层,民间中医也因为自身本事不硬,虚荣心欲望太强,认为开会领奖,合影照相可提高知名度,有领导合影可以“合法行医”,错矣!悲乎!这叫拿钱买上当,拿肉喂狗。笔者在2005年以前也乐于发表论文,开会,这是出于继承发扬中医,弘扬中医,为中医政策而呐喊,然而让我的兄长吕嘉戈(新中国中医事业的奠基人,国家中医局首任局长,笔者恩师吕炳奎老前辈之长子)一次批评,让我如梦初醒!开会没有用,因为中医问题是体制问题!政策制定和落实上在卫生部而绝非中医局!中医局说话不算数!而领导讲话也形同放屁!政策都难落实,错误更难纠正,何况开会讲话?笔者终于开窍,不再开什么会,而2009年,笔者又上一当,因受多位学生之邀,前往梧州参加了第三届中医药发展大会,结果是上当!开会是纸上谈兵,骗人钱财!这些人打着各种名义召开会议是为了捞财而不是为了中医的学术交流,更谈不上振兴、发展中医事业,经常开会和经常领奖的人应该有体会。真正的学术交流应该每一位参会人都有发言机会,而仅让参会人听一些什么专家演讲,这些演讲者的水平还没有参会人员的水平高!这种名不符实的会议参加有何用??

中医人不洁身自强,自己不争气,不图精进,技不高艺不精,对中医一知半解,不团结,不协作,不友爱,自己否认自己,还谈何自己是中医?这是在给中医丢脸面。

 

后记

此文语言也许过激,但都是实话,真话。一吐为快,希望中医人自己争气,坚强不阿,从自身做起,抬头昂胸。俗话说:打铁还需本身硬,中医博大精深,不要认为治好一二个病人就吹牛,这是在害中医。



【民间铁杆中医】【中医的忠诚卫士】

CopyRight @ 2009-2011 Inc. All Right Reserved 至德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