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论坛

癌症治疗的理论与实践

时间:2014/10/20 19:15:10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整理  查看:1758  评论:0
内容摘要:癌症治疗的理论与实践     潘德孚   一:这是一本我做了50多年中医对癌症治疗问题的思考 我写这本癌症治疗的理论与实践,基于这样一个事实:我做了50多年的中医,治好了不少癌症(包括白血病)病人...

癌症治疗的理论与实践

 

  潘德孚

 

一:这是一本我做了50多年中医对癌症治疗问题的思考

我写这本癌症治疗的理论与实践,基于这样一个事实:我做了50多年的中医,治好了不少癌症(包括白血病)病人。我为什么要说这句话?我觉得我们之中有很多人,说话极其轻率,尤其是有关医疗的问题。假设某人得了癌症,被亲戚朋友们知道了,大家都围了拢来,纷纷为患者出主意:“还不快到大医院?还不快去手术、化疗?”

这些话,表达的意思就是:一、得癌症会马上死掉;二、唯有大医院能救你的命;三、唯有手术化疗能救你。此人假使听他的话,在上海、北京,托人找关系,找到了某个大医院,又拉上了某个大专家,花不不少钱,治疗的结果是:死了。于是这位朋友想:“唉!生了这种病。”其意思是:癌症必死。就是没有想到,癌症本来是不会死的。他是给现代医疗的方法和药物治死的,病人的死亡因素,也许有他的一份:出了个坏主意。

这些人,似乎都不知道以下的这走基本常识:一、不管医院多大,不以大小论它的本领;看病的是某个医生,治疗的效果取决这个医生的本领。二、癌症是慢性病,得癌症的病人不会马上死掉;治疗的选择却是一次事关生死的抉择,一脚不到,有时候会后悔一辈子,慌不得。三、手术化疗能否治好癌症,先去了解一下,如果能够治好,那么慌什么?现在信息发达,只要打开电脑,要查什么,都可以马上知道。

楼先生那篇《白血病儿子求医记》被顾秀林博客转发,一个年青人在下面发表他的意见:“白血病只有化疗可治。”这年青人如果是个医生,那么,我认为此人是搞化疗的,此话存心不良。如果不是存心不良,只是一般的无知,那么他永远不会长进。因为他的话,表现出他头脑出问题了。如果化疗能治好白血病,人们也就不会闻白色变了。你不知道的东西,就不要乱发表意见。这种意见,对病人而言,是一种生死选择,最好不要误导。

我的经验是,白血病的死亡,不是它如何地可怕,而是治疗方法和药物错误造成的。化疗药物是一种杀人的药物,毒性很重。制造时它的目标,就是杀死癌细胞。但人体里有无这种致人死命的癌细胞,实际它在西方医学中还是还只是一种假说。现代医疗就是这个样子,都是把假说当成真的。然后就照此办理。因为,不把它当真怎么研制药物呢?这样的当真还不算,还要采取组织措施,例如疫苗。制药公司通过治死人,制造了疾病恐吓,例如艾滋病,拿一些性放纵死亡的年轻人的尸体来解剖,寻找使他死亡的病毒。这样的寻找,首先要设定这死亡必须是病毒造成的。假使不是,那就统统错了。许多病毒学家,因此而身败名裂。

现在人们使人一听得白血病了,就以为判了死刑。其原因是许多被认为得白血病的患者都给治死了。于是,有钱的就不惜倾家荡产买命;穷困者则由亲戚、朋友合起来凑钱,给送医院治疗,有谁知道这是制药公司做好的一个“科学”的陷阱,通过舆论与组织,使许多人掉进去。医生通过治癌症发了财;医学家通过制造癌症的理论成了权威,有的“权威”进入政界做了大官。下面的一些人则成为院长、主任、教授、校长等等,于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科学合唱团”,于是又培养了无数的像方先生、王教授那样的网络枪手,专搞“顺我者生,逆我者杀”的把戏。这才出现了像“走廊医生”这样的闹剧。

二、我赞同陈学忠提出的放化疗治癌等于对病人实施屠杀的说法

我们生活在社会里,而社会里产生了许多现象,这些现象,有的很简单,有的很复杂。亲戚朋友们听某人得癌症就围了拢来,这表示一种关心。大同叽叽咕咕地发言,是因为关心、出于好心给出主意,但这患者,却因为朋友们的、亲戚们的关心、好心被治死了:好心没好结果,道理何在?发言者自己什么都不懂,却乱出主意。这就是为什么无知比愚蠢更可怕的道理所在。

我说我做了50多年的中医,治好不少的癌症病人。现在80岁了,很想把这些经验传给下一代。但是,令我遗憾的是我们的下一代,脑袋似乎都给“科学”洗白了,有的白到比方舟子还不如。方舟子也许是良心不好,或者是拿了某走大公司的佣金,不得已假装白脑袋倒蛋中医,有意给中医抹黑,而很多年青人完全是一点也不懂装懂,却不是烂了良心。

最近网上看到了中央保健局局长王敏清的私人保健医生陈学忠写的一篇文章,呼吁《请立即停止以放化疗为治癌方案的超级屠杀!》说得好。陈学忠说:“所谓癌症的不治之症和超级杀手,是人为的因素,不是癌症的天然事实。更应当说,癌症根本不算是大病,很多癌症,不用治疗即可自愈,或者不发展,这是被很多实践证实了的事实,同时也是由生理解剖证实了的【1】。年轻人患了癌症,即便到了所谓的中晚期,不用任何药物,只要加强体育锻炼,注意劳逸结合和放松,一般三个月即可痊愈,多者也不会超过半年。

我完全赞同陈学忠先生的结论:所谓癌症,之所以成了不治之症或超级杀手,是人为的因素:

美国医药协会被指定的目标和义务之一,就是保证它的会员(内科医生)的收入。美国医药协会会员的最大收入来自于治疗癌症患者所产生的费用。一般来说,每个癌症病人价值五万美元。一旦不治疗癌症的某项计划在这个国家(美国)被官方认定,它就会直接威胁到美国医药协会会员的收入。这项美国医药协会的规则,实际上妨碍了对癌症治疗的推广。(安德烈٠莫瑞兹著,皮海蒂译:《癌症不是病》第21页,湖南人民出版社20126月)

据上所述,在美国,“医药协会”这样的组织,不是为病人谋利益,而是为医生谋利益的团体。医生的利益在哪里?在病人多,常生病,常吃药。因此,美国的医药协会是制造病人的研究机构。现在每个癌症病人就能使医生(医疗行业)增加几万美元的收入。这就是医生组织的作用。美国奥巴马的医改方案之所以通不过,是因为它可能影响了这个集团的利益。

西方是民主社会,组成医生这样的利益团体固然有它的正作用,维护了医生们的利益。但它的真正权力,却掌握在制药公司手里。因为,这个团体是与制药员工们合在一起的,而且,它的活动经费,基本上由制药业拿出的。谁拿钱谁就有发言权,这是铁打的规律。

莫瑞兹医生认为“这项美国医药协会的规则,实际上妨碍了对癌症治疗的推广”的这个讲法,我认为可能是译者出错。因为,癌症已经被莫先生认为是“原本不存在的怪兽”,“癌症治疗是推广”就没有任何意义,因此,只能改成“癌症学术研究的深入或提高”。癌症作为“怪兽”的出现,它反映出现代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产生的弊端:医生维护权力,病人便丧失了权力,医疗的是非谁来监督?医师协会参与立法,法律有利于医生,对病人不利怎么办?民主的列车开得快,但却没有刹车。因此,西方的医学便越来越坏,对病人越来越不利了。这就是像癌症、白血病、艾滋病成灾的道理。

邹纪平天才地指出,现代医学正确的取名,应叫做“资本主义医学”。因为它对外是展示它的救死扶伤的医疗形象,对内却是一个“分科医盲团队”;在学术上抨击压制不同的医学观点,层层控制医学,避免公开争论;地位升级只凭论文和学分。邹先生的妻子是个干了几十年的西医,却支持丈夫一起写了三本书《生命谁做主》、《反思西方医学》、《超猴医学院》,揭露现代医学“把病灶往那儿一戳,用‘临床理论’手段,一门心思玩疾病赚钱。他所讲的条条道道,就像内部引爆的重磅炸弹:他自己出钱出版这些书籍,当然不是为了名利,而是为了一个济世救人的伟大事业——医学。

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癌症不是绝症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癌症不是绝症,而是因为治疗使它成为绝症。然而,现代医学说是绝症,现代医学培训出来的医学专家和医生说是绝症,你没资格这么说“不是绝症”!

“在这里我要问的是,癌症真的是不治之症吗?癌症真的有这么可怕吗?“不是!”同时我还要告诉人们的是,所谓癌症的不治之症和超级杀手,是人为的因素,不是癌症的天生事实。更应当说,癌症根本不算是大病,很多癌症患者,不用治疗即可自愈,或者不发展,这是被很多实践证实了的事实,同时也是由生理解剖证实了的【1】。年轻人患了癌症,即便到了所谓的中晚期,不用任何药物,只要加强体育锻炼,注意劳逸结合和放松,一般三个月即可痊愈,多者也不会超过半年。”(陈学忠:《请立即停止以放化疗为治癌方案的超级屠杀!

我的朋友金振豹,40岁时颈项发现两个肿块,检查诊断为恶性淋巴癌。金先生就骑车从北京出发,到温州、昆明再回到北京,两个肿块不见了。这两块哪能是恶性肿瘤,应该说只是两个垃圾堆,血液运动起来,就把它打扫掉了。这里的疑问是,诊断为恶性肿块是显微镜下看到的细胞的真实形象,难道检验员眼睛花了?这样的科学依据被现实的事实所推翻,究竟是谁的错误?

错误就在于现代医学根本不知道什么的生命。疾病在生命体上发生,威胁了生命,而不是在无生命的尸体上发生。作为医学的“老大”,却不知道什么是生命,它的教科书,讲的是尸体解剖。这不很可笑吗?而且,这个“老大”的主张,是背离医德,走市场之路。而医德,是医学的灵魂,没有了灵魂的医学,只能成为杀人的恶魔!所以,美国、以色列、加拿大医生罢工,死亡率减少50%。试想,这个减少是什么意思?答:是讲现在死亡的两个人中,有一个是因医疗而死的!这就是现代医学对现代社会的贡献!

我国借“白血病”之口被死亡的人数,已达500万之众;去年,因患癌症治疗死亡的达300万。这当然不是每年的平均数,而是现代医学提出“癌症”这个病魔后逐年增加的。这“逐年增加”是什么意思?它说明,现代医学不是想治好癌症而提出这个名词后,借用这个名词扩大它的生病范围,掠夺我们的财产。否则,在它提出来后的一个世纪内,吹嘘自己“科学”到这个无比的程度了,怎么会连这一种病也治不了;相反,它却几乎已经全部“承包”(垄断,方法是组织医院、扩大医保范围、医疗市场化并排斥中医)癌症治疗。我的一朋友是某中医院的中医,某次收治了一名癌症患者,此患者后来死了,医院里的领导,就扣了他的奖金,理由是:癌症病人应该由西医来治疗。中医不能治癌症。

四、现代医学已经走上不归路

没有人知道,现代医学在西方制药公司控制下已经完全变样,它已不是那个救死扶伤是医学,而是一个谎言连篇的利益大集团。它已经走上不归路,这是因为医学走向与其目的相反的道路。

尽管现代医学仍然声势还是那么浩大,威风凛凛,医院除了一大班保安,它能保卫医生的安全吗?尽管:

和坠机事件不同医疗事故是悄然发生的,一次只针对一个人,所以它们是不引人注意的悲剧。联邦政府会统计坠机事故、醉驾事故和重大疾病,如癌症、艾滋病等的死亡人数。但是没有人统计医疗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数。没有全民哀悼,没有流露出同情医疗事故产生的深远影响,看起来似乎并不重要,也无人关心。医疗卫生界的权势力量想保持这种沉默不被打破。”(罗兹玛丽٠吉布森等著,张永梅等译《医疗凶猛》第17页,外文出版社20138月)

如上所述,医疗事故仅是某些不容易引起国家政权注意的个人事件,在民主制度的美国尚且如此,很难得到改正,加上被认为高明的外科技术,这才会使这种赤裸裸的喝人血的医学被人们容忍,被社会执政者所忽略。正因为这种忽略被药业集团钻了空子,才产生了许多不正常现象例如对医德的蔑视:

1885年美国传统西医学会订立新的职业法规,明确规定:‘传统西医医生与顺势疗法医生接触,讨论病人的病历或向顺势疗法医生咨询有关病人治疗的方法都一律被视为不道德的行为。’任何一位传统西医医生触犯这条新的法规,一经发现,立即被医学会开除会籍。由于漳的医疗法律条例规定,医生苦不是医学会的会员便不能行医……当时的国家卫生部长约瑟٠K٠巴恩斯医生因治疗西沃德秘书长而遭受美国传统西医学会的严厉斥责,被斥责的原因是由于西沃德秘书长的私人医生是一名顺势疗法医生。”(陈树祯著:《顺势疗法》第282-283页,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97月)

以上前一段,美国的传统西医学会竟然赤裸裸地把医生寻找病人治病的方法,发生与顺势疗法医生接触、讨论的事件,解释为“不道德的行为”,这是不是太厚颜无耻了!后一段说明这美国的传统医学学会权力大到连卫生部长都不卖面子,带私人医生组秘书长治疗也受到斥责,依仗什么?就是他们制订的所谓“法规”。可见美国传统西医学会的厉害。一个群众团体的反常理的法规,也成为国家领导人要遵守的法规。这里,虽然表达了美国的民主体制的一律平等不认权势,但也表达了这种民主体制因制药业的操纵,而有点像变成了邪教似的专横,

最近,在我国连续不断发生的杀医事件,就是这种专横的最大讽刺。患者患鼻病,医生无药可治此病,却诱导患者做手术,术后患者觉得比死难受,但是到处投诉的医疗事故鉴定机构都认为医生没错,使患者觉得这是个监守自盗的机构,投诉无门,因而萌生了杀医拼命的念头。其实,消除杀医的最好方法本是改进这种监守自盗的机制,使患者投诉有路,使医生注意自己的医疗错误行为。而现在的医疗管理机构却不是这么做,而是在医院设警卫室,拉高法、高检和公安等部门一起发布声明与患者对着干。每个人都会生病,因此,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患者,因此,患者受骗、受害都等于是全体人民受骗受害,尽管它们发生的是一人、一家之事,它悄悄然发生或结束,不会引起大规模的群体事件, 可以被随意欺侮。但积累多了就成群怨。所以,与患者对抗之举实质是把党和政府放在群怨之火上烤,它不是会走上不归路了吗?

试想,自有现代医学,单上个世纪,我们被治死的有多少?那是很难计算的。至于这个人类世界,到底有多少生命被毁灭,谁能计算?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医学博士约翰٠马森٠古德说:医学所杀死的人,要比战争、瘟疫和饥饿加起来更多。这就是说:人类社会有四大恶魔:战争、瘟疫、饥饿和现代医学。

 

医学结构模型图

 

结束语:中医“睡狮”即醒,现代医疗“独狼”难行

社会是人类组成的。它的基本单元是家庭。尽管,只有社会的稳定才有家庭的稳定;但对社会的稳定而言,家庭的稳定就是社会的稳定。医学靠稳定的文化积累而产生的。医学只是理论,医疗是医学的实践行为。医疗经验上升为医学理论,也能证明医学理论的是非。而西方医学根本没有理论,因为他们只有失败的医疗,而且,他们把医疗职业化、组织化。正是这种职业化、组织化使医疗经验无法上升为理论:

一是职业化,承认犯了医疗错误就要丢饭碗,因此不能公开表态或讨论,只能坚持或逐渐用新的方法取代。由于生命受制于时间,医生到晚年才能知道犯错,为了饭碗,大多数人不声不响;

二是组织化,就是办医院置法人,使医生不用对治疗后果负责。任何医疗行为都是医生与病人的个人关系,医生治坏了病或治不好病,都是医生个人对病人个人的负责关系,要组织、法人毫无关系。这种组织化还造成了集体失语。“走廊医生”的出现,就是这种集体失语最精彩的表演。

这就是现代医疗百年得不到纠正的原因。

现代医学没有理论的指导,它的医疗实践是一种盲目的实践。我们提“中西医结合”,正好合着了它的胃口,因而在它掌权的情况下,中西医结合的医院就办遍全国。这个医院,把有经验的老中医“组织”到医院里去,一是使他们后继无人;二是迫他们使用仪器,潜移默化地使他们丢掉四诊八纲,中医就被改造成西医了。

文化因社会的稳定而积累,我国是大陆农业经济文明,中医学是五千年的中华民族文化的精华。医学和文化虽然都是中国产,但它却属于全人类。习近平主席说:“中医学是打开中华文化宝库的钥匙”。因此,只有发展中医,才能打开我们的文化宝库。

现在,世界各国普遍陷于医疗危机,各国都在想方设法解脱危机,医疗的狮子开大口在咬嚼各国的经济,这是医疗危机的一个重要表现;另一个表现则是“被病”的危机,健康者随时有“被”上不治之症的危险。但老天爷不会允许这现代医疗的“独狼”独行,因而让习近平来唤醒中医这只“睡狮”。我相信只要中医学的理念能普及全世界,癌症、白血病、艾滋病,包括现在正在炒作的艾博拉,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相信中医属于全人类,因为它会给全人类带来健康、幸福和和平,而不是全世界的“不治之症”:战争、瘟疫、饥饿和现代医疗!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CopyRight @ 2009-2011 Inc. All Right Reserved 至德堂